快捷搜索:

没想到今日竟然曹洪也被李林俘虏,曹操感觉自

郭嘉听了曹操的话不禁苦笑则会摇摇头,都这个节骨眼了,主公竟然还在感叹着猛将没有投靠到自己,今日若是没有典韦与赵云颤抖,现在这城头是那一边的还不一定呢…………
 
    在看那典韦与赵云缠斗,典韦到底还是差了赵云一点,赵云枪法精湛,典韦用自己不要命的手段还有天生的神力破了赵云的攻势,但是并不代表典韦破了赵云的七探盘蛇枪,就看赵云浑身没有任何的伤痕,典韦的每一招都被自己或是躲开,多时当了回去,而典韦则是不然,身上所传盔甲,满是赵云的枪痕,有几处薄弱的地方也已经渗出了血迹,典韦也只是能够躲开赵云致命的招数,但是像赵云这样严密的七探盘蛇枪,典韦怎么可能枪枪都能抵挡过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郭嘉看着城下,心想着,差不多了,再过一会,想必那典韦也要支持不住了,要许褚与典韦公对赵云?现在赵云也是已经快要不支,若是许褚在上定然能够取胜,只是…………典韦和许褚又怎么能回同意呢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叮叮叮…………”只听一阵鸣金之声,曹操看了看郭嘉,显然不是繁阴城的,原来真是李林下令鸣金收兵。
 
    赵云立即撤回了长枪,典韦也是收回了双戟,赵云感叹道“好痛快!今日未分胜负!他日定当再战!分个高下!”
 
    “好!”典韦仅仅轻描淡写的一个字,便立即策马回城,赵云也是策马回了本阵…………
 
    一见赵云回来,李林立即迎了上去,关心道“子龙!可好?”
 
    赵云摆摆手道“无事!没想到这曹军之中竟然还有如此猛将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“嗯!倒是某失策了,没想到这典韦竟然还活着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赵云眉头一皱,“主公这是何意?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笑道“呵呵,没事,没事,只要子龙没事就好!走,撤军!明日再说!”说完,一拍赵云,便与赵云两马并立而行,撤军回了大营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呼…………”繁阴城头之上,满是这样的声音,不仅是所有的士兵送了一口气,就连曹操和郭嘉也是送了一口气,心里面都在大喊着“敌军终于退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典韦和许褚登上城头,郭嘉立即谢道“多亏而未将军了,若不是二位将军,恐怕今日这繁阴城就要不保!”
 
    典韦和许褚受宠若惊,赶紧拱手道还礼道“军师客气了,这都是某等为将者应该做的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好!”曹操感叹一声,随即便关心道“恶来身体可有大碍?”
 
    典韦立即摇摇头,拱手道“主公放心,某无事!”
 
    许褚在旁笑道“主公放心,恶来皮糙肉厚,这点小伤不算什么!”
 
    典韦瞪了一眼许褚,曹操听后哈哈大笑,典韦道“若是再有几十回合,恐怕某也不是那赵云的对手了,此人,果真是高手!”
 
    典韦的话一出口,城头上立即沉默了下来,今日赵云大显神威,斩了乐进,擒了张辽,曹洪,简直就是间接给曹操卸掉了一直胳膊,曹操怎么会不心疼,那曹洪还是自己的族第呢,曹纯前日才身死于李林阵中,没想到今日竟然曹洪也被李林俘虏,曹操感觉自己心里在流血,大悲之下,又赶到头疼欲裂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三位将军之事,均是某的错,还请主公责罚!”郭嘉忽然跪在了曹操面前请罪。
 
    曹操微微晃了晃,忍住头痛,轻声说道“奉孝不必如此,今日这繁阴能够守住,还全赖奉孝了,奉孝乃是军师,一定要多费心,某有些累了,先去歇息…………”说着,曹操一伸手,一边许褚会意,这定然是主公头痛难忍,还不能再众人面前显露出来,赶紧上前扶住曹操,直接带着曹操下了城头…………
 
    沉思片刻,郭嘉喊道“叫李典将军来!”
 
    不一会,李典上了城头,对郭嘉拱手道“军师!”李典对然还在城外大营,李林大军一到,早就直接将李典大军困在了营中,但是这也并不代表李典不知道城下发生的事情,李典心中同样万分的背痛…………
 
    郭嘉也是对李典一拜,道“将军!辛苦了!”
 
    李典低着头,不愿意说话,乐进乃是自己好友,今日被赵云所杀,李典感觉自己没有在场为好友报仇,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遗憾,郭嘉看着李典的样子,皱皱眉,沉声说道“想必今日之事将军已经知道,现在乃是我军最为危急的时刻,今日若不是典韦将军拼命抵抗赵云,可能机会有很大的后果,明日想拿李元杰定然还会来挑衅攻城,所以…………”说着,郭嘉压低了声音,轻声说道“今夜,将军便带着三百精骑前往李林大营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李典一脸的诧异,疑惑说道,“末将在安阳的时候早就勘察过李林的大营,防备非常森严,无可趁之机,想必现在李林的大营也是不会松懈,今天李元杰大军刚刚来到城下,若是今夜便去…………末将认为会徒劳而返,莫非军师乃令我引麾下三百骑兵前去夜袭敌军营寨?”说着,李典面色很是古怪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我岂会叫你前去送死?”望了眼李典,郭嘉淡淡说道“几日某看那李林话语之中想必是要对我军以正御兵,现在李林兵多将广,而我军则是军心低迷,今日有损失三员大将,那李林明日必然会再来攻城,想来李元杰必是想今夜令其麾下将士饱睡,养足力气,明日一举将我等攻下。哼哼,如此,我岂能叫他睡得安稳?”
 
    “军师莫非心中已有良策退敌?”李典欣喜问道……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